2019年第七天

小时候,吃奶奶做的咸鸭蛋,我只喜欢金黄泛着油香的蛋黄,不喜欢咸咸的蛋白。我把蛋黄挖出来吃掉,总是奶奶就剩下的蛋白下饭。奶奶爱我,所以把蛋黄让给我;生活才不管你是谁,米酒里添上辣椒,沙拉里拌了芥末,酸甜苦辣一股脑就端过来了;你不能倒掉,只能一口一口往下咽。

毕业季,收拾好行囊,踏向开往北京的列车的时候,前22年就画上了一个分号。列车启动了,加速了,出站了,驶向目的地;但没有人告诉我接下来的句子该怎么写。人非圣贤,孰能无惑?该怎样度过这一生?怎样去爱一个人呢?怎样才能幸福呢?我真是有太多太多的困惑,急着去寻找一个答案。

工作这几年,在工作耗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江上清风,山间明月,都与我渐远。虽然还保持着每周读一本书的习惯,总是想着去读那些“有用的书”——技术相关的,工作相关的,职场相关的。这些阅读,并没有让我感到快乐;也许读书本就应该是“无用的”,无功利之用的读。念大学的时候,读了那么多小说之类的闲书,其实对能力的提升没多大用处,却能让自己变得有趣。

活着就有无穷的欲望,但不可能一个一个把它们做完,得学会取舍,去做和自己定位相关的事。

BB跟我说:感觉日子没什么盼头。我说:理想与现实,必然有差距;要找到一个自己尽最大努力等达到,而压力又能承受得了,不至于太难受的地方。她说:这个地方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是啊,谁说得清楚呢。因为人生不是剧本,不知道下一幕会发生什么;你准备好的表情不一定匹配明天的剧情,这也许就是人生的可爱之处。我以前看余华的《活着》只感到难受,现在再看,还是不懂,但体会貌似更多了一层。

在2019年的第7天,我此时的心境,如登上了想爬过去的一座山,发现山顶什么都没有;向后看,来的路上很多人艰难爬着;向前看,还有许多人已向下个山头进发。我的悲欢,无论是登顶的喜悦,还是满身的疲惫,似乎不那么重要。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本文由 络壳 原创或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