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农的悲哀

今天记录一个比较丧的话题。

前几天一位同学需要找回某个App上的账号,问我手机IMEI是啥?(诶,这题我会)

隔天,家里领导又吐槽科室老板和工作上的问题,但是我确无能为力,除了讲一些自以为是的大道理,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种无力感源自哪里呢?

薄弱的社会资源

码农是基本没有社交的,基本都圈在自己圈子里面。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没有资源可以和他人交换。
医生掌握着医疗资源,教师掌握教育资源,码农有什么?简单定性分析一下:

  • 你有一个医生朋友,你可以问他健康养生问题(生老病死的问题无价);
  • 你有一个律师朋友,你可以问他法律问题(法律问题,少则几千,大则难以计数);
  • 你有一个教师朋友,你可以问他教育问题(中国人自古以来重视教育);
  • 你有一个银行朋友,你可以问他贷款问题(房贷半个点的利息就是N万);
  • 你有一个商人朋友,你可以请教他生意问题(也许他就是带你发财的贵人);
  • 你有一个公务员朋友,你可以问他的问题(在一定范围内)太多了(政策的一粒沙落到个人头上是一座山);
  • 你有一个码农朋友,你只能问下几千块的手机值不值得买,电脑坏了能不能修。

码农在社会关系网里面,是完全没有什么价值的。而且医生、教师、律师们可以积累他们的这些资源。 码农能积累个啥?你代码写得又快又好,除了对你的雇主有好处之外,对你的朋友有什么用? 社会地位往往是指在周边人眼中的有用位置,码农薪资可观也只能顾自己,不会分给亲朋好友一个子,社会地位依然低。

能力的局限

在软件的世界里,一切都能够被操控,所以,很多码农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能够把握一切事情。

一些巨富的经历,一些励志鸡汤的宣传,一些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件,也容易让程序员误以为自己真的具有改变世界这样巨大的能量。
我们就直说吧:

  • 比尔盖茨会编程,但他成为首富可不是因为他就是一个程序员;
  • 乔布斯也很懂技术,但是他创造苹果帝国可不是只因为他懂技术;
  • 埃隆马斯克说编程让自己思维敏捷,但是他要去火星退休可不是因为自己编程。

在社会分工里面,编程是一个特别专业化的技能。 资本主义与工业发展之滥觞,便是将业务流程化、标准化,提高了社会生产率,使劳动者实现了较为充分的就业,老板们不需要雇佣有经验的昂贵劳动者,只需要随便抓个人过来,稍加培训,即可上岗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 这个规律在信息化时代的今天仍然适用。

这世界的运行规律,有很多都和码农精通的技能没什么关系的。

圈子的局限

明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却就因为自己属于“程序员”这个群体,而被戴上了一大堆思维定势刻板印象的帽子。 比如什么格子衬衫双肩包,钱多话少死的早,晚睡晚起加班多,没事就和产品吵。 无数人在看待“程序员”这个群体的时候都喜欢运用标签化的特征,以为所有群体中的人都可以如此概括。 他们觉得所有程序员的性格特征,兴趣爱好,穿着打扮,职业发展,工作性质,能力要求都是一样的。 但是实际上每一个人的特质都完完全全的不同。

可外面的人可不在乎这些码农这类人怎么想、灵魂多有趣,难得有交流的兴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标签化的特征导致了圈子的局限,交往的都是同类的同行业的人,限制了拓展的空间。

本文由 络壳 原创或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