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移民...

为什么移民?

看看别人为什移民,小结一下。

得失

移民后一定会比国内好也是错误的假设,你虽然得到了自由的网络,但你即将失去什么,很多人不愿跟你讲,在网上也搜不出来,每个人的情况也都不一样。

核酸检测

如果卖伞的拥有下雨的权力,那么可能天永远也不会晴了= =|||

寻衅滋事

有些话,现在总可以说了。 我父母走的早,没给我留下什么家产,我兢兢业业工作十几年,连一套房子钱都没攒下,至今独身一人。 疫情来袭,公司说按照国家规定,只要居家办公,就会给基本的工资,而转头就注销,老板说,公司都没了,你找我要什么工资。 劳动监察大队去了好多次,结果,是我在寻衅滋事。

户口

让我最后下决心润日的,是一件小事。 在京工作多年,有房子有所谓的北京绿卡,但怎么也办不来北京户口。 孩子该上学了,对应的学校每天校车接送,但是学生们分成两列排队,有本地户口的先上车落座后,没有户口的孩子再上车站着回家,每天四次这般往返。 让一个六岁的孩子就感受这样的歧视和侮辱,我不能忍。

房价

融资平台和土地财政结合,是地方“经营城市”的成功模式。可持续增长的动力是科技和高端制造业。 如房价高到北大清华毕业后要工作100年才能买套小三居,科研的动力在哪里?

GFW与稳定

“禁止访问外界互联网”这种行为从道义从人性从法律从自然规律从人类社会发展大势从哪个方面讲都是非法的愚昧的, 实际上还是为了那1%人的利益禁锢了99%人的利益,很简单一句话“你只是反抗不了,并不代表它们做的是对的”。

“稳定”代表它们的利益,“稳定”已经跟它们绑定在一起,一不“稳定”它们就睡不着。

所以不管什么员,都需要用制度来补足每个人欲望的短板。 公开、透明、平等,三位一体。 有更多的人可以去做正确的事,同时让犯错的代价高昂,且对被处罚者一视同仁。

印象中早就有作者写道:我们改变不了教育,但可以改变对教育的看法。同理,即使我们改变不了制度,但不妨碍改变对制度的看法。 在我看来,程序语言无非也是传达信息的工具,只不过一边是人,一边是机器。 目的是信息的传递,越好的工具,越能善用,所传播的内容就更准确、更有效率。

盲目的集体主义

我们都是人,不是什么宏大叙事里的“人民”。所以,先当好一个人,再考虑要不要当中国人。 世上本不存在虚无的“集体”,而只存在真实的每一个值得被尊重、不应该被牺牲的“个体”。

一个人如果自己温饱都没有解决,有什么资格去为集体“牺牲”; 反过来,那些从“集体”得到最大好处的人都不去为“集体”牺牲奉献,凭什么要这些尚在温饱线挣扎的人去维护和发展“集体”。 作为一名合格的韭菜,我必须要对自己的社会地位、生命期限、能力范围有自知之明。

很多人成长于过去的 30 年,他们对于更早以前的 30 年没有认识,他们以为未来的 30 年即使比不上刚过去的 30 年,应该也不会差多少。 殊不知,强国以后 30 年,好的模式是日本模式,坏的模式是南非或拉美。

个人崇拜

文化大革命持续了10年才结束,不是因为恰好计划搞10年,而是因为毛泽东去世了。如果毛不去世,文革会继续。 xi还想干10年,只要他还在台上,那些开倒车的政策就不会改变。

独裁者想做的事情,没有人敢反对。谁敢有异议,就是对其不忠诚;谁提出问题,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独裁者在下台之前是个完人。

人治与法治

关于疫情的处理这个点。我觉得没必要如此简单化地来看世界:西方 zf 犯错都是因为蠢或者傲慢,而中国做得好是因为 zf 聪明和人民谦虚勤劳。

首先,美国 zf 不具备中国 zf 那样的强制执行力——在短时间内为了某种集体利益强制牺牲个体权利(如出行自由、甚至言论自由)。zf 想做点什么都会遭到来自老百姓的反抗,所以想抄中国的那套做法也抄不了。这是由这个体系的底层设定决定的:因为老百姓才是主人,zf 只是老百姓选出来的代理机构(相当于老百姓是公司股东,zf 是职业经理人 CEO )。

其次,“速战速决”还是“慢战慢决”,这并没有标准的答案。“速战速决”的前提是许多事情要打破既有法律框架——绝对限制公民自由、做好短时间内牺牲一部分医护群体性命的准备、短时间内也可能要强制牺牲一部分私营企业的利益。 但是这些都会动摇到法律基础,一旦开了这个口子,以后什么时候可以动用这种力量,没人说得清楚,可能会埋下很大的隐患。 就好比开发地铁,有一个钉子户,“速战速决”的做法是直接强拆了它,但是埋下的隐患就是以后 zf 有可能随时随地以“维护集体利益”的名义进行“强拆”。

而“慢战慢决”的做法(也是目前许多国内比较先进的城市如杭州深圳上海广州的做法)就是:谈判、改设计、甚至缓建。结果来看,未必比“速战速决”差,虽然慢了一点,但是公民个体的利益得到了尊重。

最后,美国 zf 确实在疫情的处理上有很多错误,但是疫情这个事情所有国家都没有太多经验,所以犯错也是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的。而太平洋另一侧,“司法独立”、“保护劳工合法权益”、“消除年龄、性别歧视”这些事情完全不是新鲜事儿,zf 却一直在犯错(也可能是拒不改正)。你说大家有没有义务理解和宽容?更何况,美国 zf 犯错的时候,每天美国国内媒体骂得比谁都凶;再看看另一侧,你我敢骂吗?

我觉得在疫情这件事情上,中国确实做得很棒。我姐也是从上海派去武汉支援的医生之一,我目睹了武汉的变化,很是感动。包括美国媒体在内的全世界媒体都高度赞扬了中国的抗疫,这也确实是中国这个体制才能做到的事情,是中国的制度优越性。 但是这种优越性只有在“大饥荒”、“疫情”、“洪水”这样的时候才有所体现,可是这种情形 100 年内可以碰到几次?而对于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个体系却可能是 bug 重重。

所以最终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对于我这样的草民、底层家庭而言,在两害取其轻的选择中,我自己的选择是——可以日常大部分时候更保护我个体利益的,而非只有少数时候才有优势的那个体系。

道德与规则

胡适先生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本文由 络壳 原创或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